祁阳陶铸图书馆

搜索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8:00-18:00
 联系方式
图书馆总服务台:0746-3222340
《蟠龙岭恩仇录》
《蟠龙岭恩仇录》
《蟠龙岭恩仇录》

书   名:《蟠龙岭恩仇录》

作   者: 陈朝晖

出版社 : 黄河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4

  陈朝晖同志的新著《蟠龙岭恩仇录》描述了二十世纪初期到新中国成立前夕发生在我国湘南某山区小县的一段悲欢离合上、恩爱情仇的故事。小说内容丰富,情节复杂,人物众多,故事生动,视角丰富,全方位地反映了辛亥革命至全国解放前夕这一历史时期的社会生活风貌。故事惊心动魄,情节风起云涌,让人必欲先睹为快。作者从2012年起开始构思这部长篇小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躲在听风楼上,朝听晨风,暮听晚风,夏听暖风,冬听朔风,以极大的毅力坚持写作,这部长篇小说《蟠龙岭恩仇录》终于在2015年4月出版问世。

  陈朝晖,1950年8月生,湖南永州市祁阳县人,曾任中学校长、县图书馆馆长、县志编辑、作协副主席,湖南诗词协会会员。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写作,兴趣广泛,著有《陈朝晖短中篇小说集》、《陈朝晖散文集》、《听风楼集》、《陈朝晖词歌赋曲联集》和长篇小说《老毕纪事》、《蟠龙岭恩仇录》共100余万字作品。



 序        言

春节前,陈朝晖老师打来电话,请我为他的新书作序。陈老师是我的老朋友,也是中华风雅颂的副总编、中华风雅颂诗词论坛一位难得的人才。能为他的新书作序,我感到万分荣幸。隔了几天,陈老师把作品的电子稿寄到了我的邮箱里,我打开一看,才知道不是诗歌集,而是一部大约30万字的长篇小说。

没想到陈老师这样多才多艺,在惊讶的同时,不禁又平添出几分感叹来。

陈老师不但会吟诗填词,还会作曲写赋,今年他在《中华风雅颂》发表了近200副楹联和200多首诗词,足可见其文字功夫之深厚。前不久,陈老师赠我一本《祁阳当代诗赋集成》,其中就有他的20多首诗词曲,还有6篇写得很不错的赋文。经过认真拜读,发现其立意新颖,遣词清丽,对仗工稳,颇见功底。他的诗词曲,光2014年就在全国报刊杂志上发表了50多首,是一位高产的诗词作家。如今,这份电子稿摆在我的眼前,使我不得不钦佩陈老师不顾年事渐高而笔耕不辍的难能可贵的精神。

《蟠龙岭恩仇录》描述了二十世纪初期到新中国成立前夕发生在我国湘南某山区小县的一段悲欢离合、恩爱情仇的故事。小说内容丰富,情节复杂,人物众多,故事生动,视角丰富,全方位地反映了辛亥革命至全国解放前夕这一历史时期的社会生活风貌。故事惊心动魄,情节风起云涌,让人必欲先睹为快。

读完这部小说,我的大致印象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来表述。

一、     独具匠心的故事性。

我读过许多描写悲欢离合、恩爱情仇的作品,它们大都具有非常明显的脸谱化。所谓“亲不亲,阶级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但作者在小说中打破了这一既成模式。地主官僚家庭出身的千金小姐张欣琦,却没有富家小姐的骄娇二气,反而在大学读书期间,受到共产主义的教育和革命思想的熏陶,从而走上了一条为国为民英勇战斗的革命道路。靠高超的医术逐渐致富的肖氏医院院长肖延嗣,生性善良,常常接济困难的老百姓。警察局长抓走了正在做手术的他,致使手术患者大出血而死。这本来与他并无多大关系,但他虽身陷牢笼之中,仍嘱咐来探监的女儿把患者的手术费全退了,还另外送给患者家属20块银元作抚恤。他还表示,只要抗战需要,愿意把整个医院都捐给国家。当日本鬼子围住县衙,仇人张宗乾请他帮忙送信时,在民族大义面前,他抛弃了个人恩怨,冒着生命危险送信,从而全歼了日寇。而国军军官卢青青并不像别的作品描述的国军军官那样,贪生怕死,欺压士兵,鱼肉百姓。而是疾恶如仇,作战英勇,爱兵如子,只因不愿参与打内战而差点被中统处死,关键时候认清了形势,从而走上了一条救国救民的革命道路。

二、     情节构造的曲折性。

俗话说:“文似看山不喜平。”小说若平铺直述,没有风云突变的波澜起伏,没有山重水复的曲径通幽,便如一杯白开水,让人喝后索然无味。陈老师的小说利用电影蒙太奇的方法,冲破时空的限制,巧妙地运用顺叙、倒叙、插叙、补叙,跳跃扑腾,翻挪穿插,把看似平凡的故事写得一波三折、好戏连台、云蒸霞蔚。如补叙庐兰兰的悲惨遭遇一章,就写得奇峰突兀、柳暗花明。庐青青看见一枝花穿着珠光宝气,想去讨些散碎银子,却遭到一枝花扇耳光。庐兰兰代弟求饶,却被一枝花看中,诱骗到秋月楼,逼其接客赚钱。但庐兰兰宁死不污其节,跳窗逃走,摔折了腿,又被众打手一顿暴打,昏死过去。一枝花明知庐兰兰并没有死,却害怕花钱给她治伤而让孙老头背出去埋了。孙老头夫妇怜惜苦命人,把她背到岔路口,并守护到天亮。幸被卖药回家的好心人宋富贵救了,结为异姓兄妹。庐兰兰感谢哥哥的大恩大义,在哥哥三十岁生日时,将自己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哥哥,从而成就了人间一段至善至美的佳话,并后来与失散三十多年的弟弟重逢。又如第七章 “毒财主巧改借据  张兴兆远走他乡”,张宗乾趁张兴兆来借钱立借据之机,在借据下方预留一字的空格。等张兴兆立下字据,借走三两银子后,就马上拿出字据,在下方空白处每竖行各添上一个字,使三两变成了三十两,从而霸占了张兴兆的田产,使张兴兆不得不流离失所,远走他乡。在扼腕叹惜之余,不得不佩服作者运筹布局的巧妙和高超的文字驾驭能力。

三、     人物形像的原创性。

        小说虽是描写湘南某县的故事,却映显了旧中国半个世纪的风云雷电、日月星辰。作者将现实生活中的人物融汇集中,成功地塑造了近百个有灵有肉、栩栩如生的典型人物。有勤劳善良的山乡农民,有乐善好施的医院院长,有阴险毒辣的反动政客,有道德沦丧的地主官僚,有淳朴憨厚的猎户药农,更有视死如归的民族精英。作者对人物形像不作拔高处理,不搞“布尔什维克”式的亮化。即使是主要正面人物,也允许他们的身上存在某些小缺点,犯一些小错误。这样,小说中的人物就与现实中的人物比较接近,容易被读者所接受,从而增加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四、表现手法的多样性。

   凡写小说,就离不开描写。诸如景物描写、对话描写、人物肖像描写、心理活动描写、动作描写等等。纵观这部小说,作者总能通过细腻形象的描写,来渲染景物,展现人物,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如小说开篇描写蟠龙岭:“从宝庆往永州去,中间一溜奔腾起伏、蜿蜒连绵的群山,互不相让地一峰比一峰高。远远望去,宛如一条翻舞奔腾的巨龙。主峰蟠龙岭,突兀高峻,像一颗高昂的龙头。主峰的前方有两个圆圆的小山峰,恰似巨龙的两只鼓鼓的眼睛,炯炯有神地眺望着远方。蟠龙岭的南、西、北三面都是悬崖峭壁,只有东面稍平缓,像龙的脖颈往下垂拉。云杉和松树勇敢地爬上山顶,挤在陡峭的悬崖边上,争着观看峭壁下面的茫茫云海。峰顶分为两级,下面一级是一处约十来亩的平坦地,土地肥沃,水分充足,故而树木葱茏,遮天蔽日;上面一级像龙的头顶,中间高四周低,稀稀疏疏的几棵并不茂盛的杂树,像谢顶的老龙头上的几根毛发,艰难地留在上面。”这段描写,运用了比喻、拟人、夸张等修辞手法,表述了蟠龙岭的高峻险要,秀丽旎旖。为小说设计了一个绝妙的主场景,于是,一场场惊心动魄的刀光剑影,一回回你死我活的明争暗斗,一曲曲阴差阳错的爱恨情仇,一幕幕鬼神莫测的风云变幻,就围绕蟠龙岭和它山下的小县城,有序地演绎开来。尽管它左穿右插,前蹦后跳,但小说的魂魄、小说的神气始终在蟠龙岭萦绕,在它下面的县城上空飘荡。于是就有了一个个悲欢离合的故事,就有了一回回爱恨情仇的较量。又如五十一回的一段描述:“张欣琦吃过早饭,就悄悄躲进了自己的闺房。坐在梳妆台前,梳理着自己那两条又粗又长的辫子。她仔细端详着镜子里那张白里透红的脸,又直又高的鼻子,略微有点上翘的荷包嘴,还有脸蛋上的两个小酒窝,自言自语道:‘张欣琦,想不到你还算得个美人儿!’想起马上就要去与肖本儒登记结婚了,她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和喜悦,丰满的胸脯像海涛般剧烈地起伏着,脸上荡漾着喜气洋洋的纤细波纹。”作者将人物肖像描写、心里活动描写、动作描写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既显示主人公张欣琦的漂亮,又展示了她与肖本儒即将登记结婚的喜悦心情。

    陈老师当过老师,当过干部,现在又成了诗人,成了小说作家,让多少人敬佩。仔细想来,陈老师小说中跳跃着的故事情节,精致的谋篇布局,既活泼又沉稳的文学语言,不正是一部长长的文学史诗吗?

                               刘晋美

                        2015年3月9日于抚顺                               (刘晋美女士系中华风雅颂总站站长 )

借阅地点:本馆综合借阅室